<pre id="kugtv"><noscript id="kugtv"><i id="kugtv"></i></noscript></pre>
    1. <em id="kugtv"></em>
    2. <s id="kugtv"></s>
      <menu id="kugtv"></menu><ol id="kugtv"></ol>

      1. <em id="kugtv"></em>

        <menu id="kugtv"><rp id="kugtv"><dd id="kugtv"></dd></rp></menu>
        學校網站 ENGLISH

        葉敬忠:鄉村公共設施不是成績展示 應真正服務農民

        新京報 2019年04月30日 報道 瀏覽次數:

         新京報訊(記者 周懷宗)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,鄉村基礎建設日漸完備,各種文化設施、公共設施也逐漸齊備,大部分鄉村,都有自己的閱覽室、廣場、公廁等。然而,近年來,屢有調查顯示,一些地方的公共設施、文化設施淪為擺設,甚至成為“面子工程”。有學者批評,有的鄉村公共設施并不能真正滿足農民的需要,甚至有些地方不許農民使用。為此,新京報鄉村頻道采訪了著名學者、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院長葉敬忠,他說,“鄉村建設中,過于重視物質效益,不重視文化建設、社會空間建設的現象,確實不少。過去我們在城市已經吃過這樣的虧,現在建設鄉村,不能再重蹈覆轍了”。 

        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院長葉敬忠。受訪者供圖 

        鄉村應吸取城市的經驗

        建工廠、蓋大棚、修公路、開公司……鄉村的發展正在進入快速道路,然而,如何健康地發展鄉村?仍舊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。“很多地方的建設,就是奔著錢去的,過度追求物質效益,只要能快一點見到錢就行”,葉敬忠說,“在很多鄉村建設者的眼里,修路很重要,生產設施的建設很重要,因為這些能直接帶來好處。這沒什么錯,但不能只有這些,鄉村的公共服務、文化服務等建設,則很少有人關注,或者即便關注了,也只是因為有這樣的政策要求,或者當成一個工程去做,工程結束了,也就不管了。”

        為何如此?葉敬忠認為,“其實還是重物質、輕文化、輕社會的思潮所致,過去幾十年中,我們的城市發展就是如此,過于追求經濟效益,結果文化空間后退、公共空間消失、社會空間被壓縮,現在的鄉村建設,應該注意這一點,不要再重蹈城市建設的覆轍”。

        其實,近年來不少地區一直在加強鄉村的公共服務、文化服務,也進行了大量相關的建設,但這些建設究竟有沒有真正發揮作用?此前有調查顯示,大量鄉村公共服務設施閑置,村民不愿意去,或長期鎖門,村民進不去,里面的書籍只能蒙塵。葉敬忠也曾看到過許多類似的現象,他說,“有些地方的閱覽室長期關著門,閱覽室里面的書籍,村民看不到,也不喜歡看。因為建怎樣的閱覽室、買什么書,都不是村民決定的,少數人決定著給村民提供什么樣的文化產品。結果就是很多鄉村閱覽室,幾乎都買了大量的農業生產的書。實際上,農民不愛看這樣的書”。

         生活中不能只有效率

         “我們也曾經討論過,應該加強鄉村社會空間的建設,何謂社會空間呢?即人們進行社會生活的空間,比如村里有事,把大家聚起來一起聊聊,但有人就批評我們,說要遠離浪漫主義。”葉敬忠說。

         傳統的鄉村是熟人社會,恰恰是社會空間最大的地方,親屬、鄰里共同生活,互相影響,但隨著生產方式的變化,鄉村的社會空間也在塌陷。葉敬忠說,“我不認為主張社會空間的建設,就是不切實際的浪漫主義。而且,浪漫本身也不是什么錯,所謂浪漫,就是賦予平凡的生活以意義。一家人在一起吃頓飯,點個蠟燭,有什么不好呢?還能增進情感。非要拿個手機各玩各的,一句話不說就好嗎?”

         生產需要效率,但生活中,卻不只有效率,葉敬忠說,“前幾天剛去荷蘭考察,發現他們的農村中,人們對社會議題、公共議題的興趣很大。比如有的地方,農民會組成合作社、團體,自發去保護生態。那里的田地間,有很多樹籬,就是樹組成的籬笆,把田地一塊塊隔開,有防風沙、保護作物的作用。他們那里其實也都是大農場,按我們想,這樣的農場,去掉樹籬多好,方便生產,大機器一路就過去了,如果是牧場,也方便放牧,但他們不這么想,不僅不拆,還去保護它。我想,這就是一種意義吧。但在我們這里,這樣的意義太少了,天天計算成本收益,任何事情都要衡量投入和收益,那不是經濟學家,而是算計者”。

        農民和企業是不一樣的

        彩禮嫁妝節節升高,祖孫之間變成功利的照顧關系,人際交往以物質來衡量……在葉敬忠看來,鄉村的物理空間需要重建,但社會空間、文化空間更需要重建。

        “農民不是商人,農業生產也不是企業經營,不能只為利益服務”,葉敬忠說,“農民生產,考慮的是怎樣用勞動力獲得收入,而企業經營,考慮的是投入成本獲得利益,這兩個看似挺像,但本質上是不同的,一個是勞動收入,一個是利潤,不能相提并論,更不能用企業經營的方式去考量農業生產。”

        為什么鄉村建設中,社會建設和文化建設常被忽視?葉敬忠認為,“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。首先,鄉村中不少年輕人出去了,留下的大多是老人和孩子,他們本身參加社會生活的積極性可能不如年輕人,地方組織、村委會等也不愿意做這些事情。比如建個閱覽室、棋牌室之類的活動場所,如果不是撥款,那就要自籌資金,但這樣的建設是看不到經濟效益的,他們自然沒有動力。甚至即便爭取到資金建了起來,也很可能不符合農民的需求,因為決定買那些書的人,不是農民,所以農民不去。還有一些公共設施,甚至不會開放給農民使用,因為使用的話,可能就會造成損耗。他們需要這么一個東西長期在那兒放著,作為他們的成績被展示,而不是服務于農民。”

        留一個一起聊天的地方

        幾年前的一次學術交流中,一位外國教授對葉敬忠說,一個學校,一定要留一個大家同時取咖啡、打熱水的地方,在這里人們可以見面、聊天,這就是培養社會生活的方法。“其實村莊也一樣,要有幾個大家愿意去的公共空間,不管是閱覽室、棋牌室,還是一個村子中央的小廣場都行,但不能沒有,也不能形同虛設”,葉敬忠說。

        “不反對市場經濟,但千萬不能把社會變成市場”,這是一位老教授曾經說過的話,葉敬忠認為,在鄉村建設中依然適用,“要做一些無用的事情,難道我們喝個咖啡都要有用嗎?”

        也有人認為,原子化的生活,是社會發展的趨勢,城市發展曾經經歷了這樣的過程,鄉村也同樣會。

        但葉敬忠并不同意,他說,“人是會變的,甚至不用做什么,隨著年齡增長,自然而然就變了。所以,在今天,應該及早改變觀念,改變利益為上的建設方法。美麗鄉村,不只是發展經濟就能建成的,更需要鄉村社會、文化、道德等多方面綜合作用,才能真的美麗,才能真的讓人愿意居住和生活在這里。我一直認為,追求財富沒有問題,但一定要回歸到社會、文化之中,一定要回歸到意義之中。”

        新京報記者 周懷宗 編輯 張樹婧

        校對 柳寶慶

        《新京報》2019年4月25日報道

        責任編輯:劉錚
        分享到: 更多
        標簽:
      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啪啪啪视频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