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pre id="kugtv"><noscript id="kugtv"><i id="kugtv"></i></noscript></pre>
    1. <em id="kugtv"></em>
    2. <s id="kugtv"></s>
      <menu id="kugtv"></menu><ol id="kugtv"></ol>

      1. <em id="kugtv"></em>

        <menu id="kugtv"><rp id="kugtv"><dd id="kugtv"></dd></rp></menu>
        學校網站 ENGLISH

        世園會招2萬志愿者:日行3萬步 叫停觀眾摘菜吃果

        新京報 2019年05月05日 報道 瀏覽次數:

        日行三萬步,仍然不能占據運動排行榜首位,總有志愿者走得更多,工作更忙。世園會上,高校青年志愿者的身影再次出現,他們用熱情周到的服務迎接“五四”青年節的到來。

          新京報記者從北京團市委獲悉,為期162天的世園會將招募2萬名志愿者,每天約有600名志愿者在世園會參與服務。世園會期間,將有47所高校、16個區和60個企業組織志愿者參與服務。

          北京市志聯相關負責人稱,“五一”期間游客量大,志愿者工作壓力也大,比較辛苦,但是大家精神飽滿,為游客提供了高質量的服務。志愿者每天早上五點多起床,第一批志愿者車輛6點半準時開往世園會。

          崗位:百蔬園、百果園

          日行3萬步 叫停觀眾摘菜吃果

          “3.5萬步,又登頂了。”志愿者王偉力的照片占領了封面圖,他的步數穩居運動排行榜第一。

          王偉力所在的百蔬園、百果園位于世園會園區西側,和東南方向的工作人員入口幾乎呈“大對角”,步行需要20多分鐘。志愿者不能乘坐園區電瓶車,為了準時上崗,王偉力和小伙伴們每天5點40分起床,6點30分乘坐第一批志愿者車輛前往園區。工作人員用餐區域離百蔬園也不近,王偉力中午就餐,步行也需要20分鐘。

          “來這里的游客一類是對蔬菜感興趣的普通百姓,另一類是專業觀眾,他們都是直接奔著百蔬園來的。我作為北京農學院的學生,和觀眾相互交流、學習,很開心,也有收獲。”

          除了為觀眾進行講解,王偉力的工作還包括看護蔬菜和水果。他說,在百蔬園25℃左右的溫室大棚中,番茄藤蔓像樹一樣高,布滿了整個架子,同一株植物上既有紅的果實,也有綠的果實。“兩個園中的蔬菜、水果偏景觀觀賞類,五顏六色,非常漂亮。有個別游客出于好奇,會摘取人參果等果蔬品嘗。”

          看到這類情景,王偉力會馬上“叫停”并和游客解釋:這些景觀類蔬菜和水果不適合食用,且安全性也未必有保證。“為了后續游客的觀賞,希望您不要破壞展品。”

          每晚6點多,王偉力和同學回到駐地,他們會攤開世園會地圖,再次熟悉園區路線。“雖然我們只在百蔬園和百果園工作,但是去餐廳的路上,經常會遇到游客打聽地點,我們熟悉地圖,以便游客提問時給予正確答復。”

          崗位:演藝中心

          室外服務 手臂內外側曬成兩色

          曾廣琛的臉曬得黝黑,只有眼鏡框和眼鏡腿覆蓋的皮膚是白色的。此次,他的志愿崗位為演藝中心,為草坪劇場演出、花車巡游提供服務。

          露天草坪劇場氛圍類似音樂節,每場演出45分鐘,休息15分鐘。觀眾席地而坐,享受國外樂團、劇團的表演。但由于場地沒有遮擋物,志愿者維持秩序時會一直暴露在陽光下。

          “延慶的氣候是早晚涼,中午熱。尤其是‘五一’的前兩天,中午和下午特別曬。盡管志愿者包里有防曬霜和帽子,仍有個別志愿者耳朵后面被曬傷了。”兼任后勤保障服務的曾廣琛一直提醒大家,多喝水、涂防曬也要涂到耳根和后頸。其實,他自己的手臂早就被曬黑了,和內側的白手腕形成鮮明對比。

          花車巡游是世園會最受歡迎的項目之一,每天表演時間一到,熱情的游客蜂擁而至。曾廣琛說,志愿者在花車兩側疏散人群,避免游客擋住巡游路線。有一些演員穿著厚重的服裝,踩著平衡車扮演花仙子,志愿者在演員周圍圍成圈,防止觀眾擁擠撞到演員。

          “雖然我們三番五次勸阻,但是個別游客還是會跑到花車中間拍照。但也有游客的善意讓我們很感動。”曾廣琛記得,一個小朋友本來想跑到花車里面照相,他告訴小朋友這樣做可能傷及自己和演員,小朋友聽后主動幫志愿者維持秩序。“我看到小朋友這么可愛,就請花椰菜演員和他擊掌鼓勵。”

          在采訪過程中,曾廣琛不斷咳嗽、清嗓子。“本來就有咽炎,這幾天說話實在太多了。”他笑著說,當志愿者確實辛苦,自己每天步行超過3萬步,腳上都磨出泡了,但仍然不能排在首位,因為永遠有其他志愿者比自己走得更多。但當志愿者也很快樂,結交了不少朋友,幫游客指引到目的地時,特別有成就感。“有的小朋友送我糖吃,道一聲大哥哥辛苦了。還有一次我幫一位大爺指路,幽默的大爺說,小伙子人不錯,可惜只有20歲,不然我就把女兒介紹給你了。雖然只是開玩笑,但能得到游客的信任和理解,是挺幸福的事兒。”

          崗位:1號門擺渡車站

          游客發脾氣 自己調整心態

          1號門正對著熱門場館中國館,游客量很大。5月1日,中國農業大學的王一淳在1號門園內擺渡車站“上崗”,引導游客排隊,協助工作人員檢票、清點人數。

          當天正忙得不可開交,王一淳突然發現一位女士著急地像是在找什么。原來,女士上個廁所的功夫,孩子不見了。志愿者決定分頭找孩子,游客留在1號門等孩子。

          “女士只告訴我們孩子是男孩,戴著白帽子。我來到廁所,發現只有一個男孩孤零零站在那里。”王一淳說,男孩戴著白帽子,說自己找不到媽媽了。“我立馬把孩子領到1號門,果然就是那位女士的孩子。”看到游客母子相聚,急了一頭汗的王一淳長舒了一口氣。

          王一淳坦言,引導游客排隊的工作不好干。不讓游客插隊,有的游客排長隊不耐煩了會發脾氣。一旦“管不住”游客插隊,其他游客可能會指責志愿者無能。“雖然有點小委屈,但我們自己會調整心態,尋找解決方法,比如反映給工作人員,看能否多增派安保人員過來。”

          傍晚時分,落日的余暉灑在大地上,世園會的熱門場館紛紛亮起夜燈。此時,結束了一天工作的王一淳終于有時間領略世園會的美。“做志愿者服務他人,我們也開拓了眼界,這是一段有意義的經歷。”

          崗位:機動崗

          隨叫隨到 回答問詢一天說不停

          世園會期間,志愿者徐安琪被分到了機動崗,哪個場館游客數量激增,她就會被派往相應的崗位支援。她是北京林業大學風景園林專業學生,從她的“專業”角度來看,一些場館設計得非常漂亮,“由于志愿工作忙,我只是路過這些場館,也在地圖上給游客指引過這些場館,自己還沒來得及到里面去看看。”

          “印象最深的還是在1號門區的A2問詢崗亭,我一整天都在回應餐館在哪里、場館在哪里、廁所在哪里、買水在哪里。高峰時,志愿者幾乎是被游客團團圍住,嘴像機關槍一樣地說個不停。一天下來,有的志愿者聲音沙啞,甚至已經發不出聲音。”崗亭中配有椅子,但志愿者誰都沒坐。“站立能更加醒目,讓游客快速找到我們,解答時站立也是出于對游客的尊重。”徐安琪說。

          為了給志愿工作留下紀念,徐安琪專門畫了幾幅漫畫。從早上5點半被鬧鐘叫醒,到晚上6點半“下班”,從表面精神抖擻,到實際累到腿軟,她以詼諧的方式,記錄了志愿者的一天。“雖然很辛苦,但聽到游客的一聲道謝,看到孩子露出的笑臉,所有的疲憊,似乎都值了。”她說。

          新京報記者 張璐

        《新京報》2019年5月4日A06版報道

        責任編輯:劉錚
        分享到: 更多
        標簽:
      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啪啪啪视频网站